Satellite

Satellite。人造卫星。
本体から離れて存在するもの。

N主♂/深海のリトルクライ(3)

深海のリトルクライ(修订)

chapter3



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小道消息,但确实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三年前被雷希拉姆选择的英雄透也君不会出席PWT”的事。似乎还有好事者找到了当事人的姐姐透子小姐试图向她确认此消息的真伪,可她对此并没有给出任何回答(因为那些人都输了对战,而且据说有相当一部分人败的很惨)。但在群众舆论压力下,主办方越来越为难却是事实。

得知这条消息后,最为焦虑的人应该是N。在和叫做恭平的后辈在闲聊中,他向N打探这件事的时候他才知道了这件事,当时手一抖甚至撒了半杯咖啡。

要怎么说好呢……大概就是一盆冰水直接从头顶猛地泼下来似的。

 

相比好事群众,N确认的方式比较直接,他直接去了帆卷市。

PWT的工作人员见到他的出现都相当意外并且紧张。大家都心知肚明他最初的参赛理由,如果N也选择退赛的话,对作为主场的合众选手们的冲击可不是一点半点了。只是N在确定透也给主办方的回复的确是不参加比赛后并没有愤怒一类的情绪,只是稍稍怔愣了一下,直到工作人员满脸歉意小心翼翼地询问的时候他才回过神。出乎意料地,他并没有做出退赛的决定,这让工作人员们都松了口气。

N只是表示了解情况后就匆匆离开了,那个房间莫名的让他觉得不快。

 

捷克罗姆与雷希拉姆之间有着一种特殊的联系。或许是他们原本就是一体的缘故,它们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即便是上千年的漫长沉睡也没能切断这种关联。就在前几天早上,捷克罗姆告诉他雷希拉姆重新回到了这片大陆,那时他才体会到什么是连嘴角都压不下来的欣喜。

依照透也对于精灵对战和强者的热衷,他是绝对不会拒绝这场大赛的。

——但现在,现实却给出了完全相反的答案。

N不知道透也为什么最后给出的回复是拒绝参赛,明明已经回到了合众却做出这样的选择,他想不出任何合适理由来解释。他觉得自己完全没办法再在这里呆下去,恨不得直接乘上捷克罗姆火速把合众给整个翻一遍,把人给找出来。

他并不后悔自己两年的旅途,在这期间他见到了许多以前从不曾知晓的事物,也改变了很多。N无法想象如果他没有和透也相遇,现在的自己会是怎样——每当想到这一点,他就越发想要见到那个将他带出那个封闭房间的少年。

然而期待越高越容易失望。从知道透也回到合众到知道他不参加PWT,简直像是过山车一般的起伏让他觉得有点难以接受,像是被哽住一样,无法消化。

 

失望地走出大厅才发现时间已经临近傍晚,PWT的大厅内人已经不多。N对此感到奇怪,随后才想起大赛的报名工作是在今天截止。大概因此人群才没有之前那么密集。

视线突然捕捉到一个戴着兜帽的背影,莫名的让他觉得熟悉。说来前几天在游乐园似乎也见过,不过那个身影一瞬就没入了人群,所以他无法确定是不是同一种感觉。

他在三年前无比熟悉的身影。当时他的视线根本就无法从那个人身上移开。

会是他吗?

 

“N先生,有什么事情吗?”见他有些发呆,一个工作人员微笑的和他打招呼。

“……没什么,只是有些在意刚刚那个戴着兜帽的训练师。”N四下张望,发现对方已经失去了踪影。

“啊,如果说的是刚刚报名的那位训练师的话,”女性工作人员整理着手头的一叠报名表说道:“是来自城都地区的训练师呢。”

“那大概是我认错了。”N微笑着回应。

“说起来,他很特别哦,来的时候戴着白色面具。”

“面具?”为什么参加比赛要遮掩自己的长相?

“脸上有很可怕的烧伤,大概是不希望别人见到那样的自己吧。确认完身份后也立刻就把面具带回去了。如果不是那个伤痕应该是个很好看的孩子吧,五官看起来挺清秀的呢……那样的遭遇真是可惜……”

原来是因为这样,N松了口气。“但是训练师的实力与此无关吧。”

“也是呢。总觉得他……非常厉害。”她想了一会后给出了这样的回答,随后又慌忙解释道:“啊,这只是我的个人胡乱猜测啦。”

N向她摇头示意他并不介意,“说来,那个训练师的名字是什么?”

女性翻起了手中的报名表,“嗯……应该是叫Black吧?啊,有了。”她说着抽出了一张递给N。

照片上的少年穿着黑色的连兜帽衫,和透也相同的棕发棕瞳,轮廓也有些像。但是烧伤几乎占据了他的大半边脸,长相因为那可怕的烧伤而显得狰狞,无法看出他原本的样貌。

而且,眼睛不太像。

记忆中的少年总是带着自信的表情,双瞳中闪烁着光。但是这个叫做Black的训练师的眼睛却不一样,那双眼瞳非常平静。

无视那可怖的伤痕,这个人应该是个非常镇定的人。透也也是个很冷静的人,可是感觉就是不一样。

……所以还是认错人了吧。

“谢谢你。”N将报名表返还给了工作人员,随后道别。

 

 

一走出去就发现有过几面之缘的少女抱着一只小青绵鸟似乎在等人,她似乎是恭平的……

“咦?是Nさん吗?”

“……芽衣?”

恭平的表妹,似乎和透子的关系很好。不过似乎她和狂热于地铁对战的透子不同,虽然也是地铁对战的老手,不过本人似乎更喜欢跑去培育屋照顾刚刚出生的精灵们。

 

“Nさん!”芽衣看到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激动的不行,直接冲他跑过来,青绵鸟跳出了她的怀抱挥动着自己软绵绵的小翅膀飞着。

“呃,怎么了?”N有点惊奇,他印象里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子这么慌张。

芽衣冲到N的面前才急刹车停下:“我听说那位被雷希拉姆承认的透也前辈好像拒绝了参加PWT?这是真的吗?”

“……嗯,是的。”

“是吗……”芽衣露出了失落的表情,“原本还想见见看透子姐的双胞胎呢……那看来他还在丰缘的传言是真的啊……”

“丰缘?”

“嗯,听人说他是从丰缘那边联络了这边的主办方,说自己还不方便回合众的。我找透子姐问过,可是她没告诉我。”

可是雷希拉姆……

那只小青绵鸟才刚出生不久,飞了一下下就觉得累了,蹲到了芽衣的头顶,还啄了啄她的包子头。

“Summer,说了多少次别啄我头发!”

『可是芽衣的头发很好玩嘛!』

“它觉得你的发型很有趣,而且是喜欢你才会这样做的。”N说着将手伸到了小青绵鸟面前,小家伙看了看这个能够听懂它话的人类,犹豫片刻后开心地叫了一声,轻轻用小小的喙蹭了下他的中指。

“喜欢我我是很开心啦,但是这样我会很困扰啦……”芽衣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可是表情也看不出来有责怪的意思。她伸手把小青绵鸟拿下来重新抱回了怀里,一下下请戳着它的翅膀。

“Summer是透子姐的七夕青鸟的孩子呢。”

“……啊,对了,透子和透也最近有联系吗?”

芽衣想了一会,随后摇了摇头。“没有……吧。怎么了吗?”

听到这个回答N愈发的疑惑,“……那他是连透子都瞒着了吗?”

“唉!谁?谁瞒着透子姐?”芽衣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虽然不知道对象是谁,但是她的表情看起来好像还相当佩服那个人的样子。

“……透也。他现在应该在合众才对。”

 

 

“——阿嚏!”

“嗯?你感冒了?”

透也揉着鼻子摆着手。

“那就是有人在说你喽,说不定是那个绿毛呢。”

“怎么可能。”

“可不是说雷希拉姆和捷克罗姆可以相互感应吗?说不定他已经知道你已经回来了呢。”

突然被提到这点透也浑身都僵硬了起来。

“……或许吧。”他梗了一会后像是放弃了什么一般松懈下来,仰倒在透子为他铺好的榻榻米上,软和的触感让他整个人陷在里面舒服的眯起了眼。“哪又不会怎样,我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了,他大概都快要想不起来我这号人了吧。”

透子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决定将这半年多来N对她的纠缠隐瞒下来。说实话她有时候真觉得N像只五月蝇一样令人烦躁,很多时候都耐不住烦差点就要把透也的事情和他摊开了讲,不过她还是坚持忍到了现在。

……她才没有那么好心把自己的弟弟送人呢。


——TBC——


抱歉这周有考试一直在忙复习

这周事也多 忙到狗带

评论(3)
热度(65)

© Satelli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