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ellite

Satellite。人造卫星。
本体から離れて存在するもの。

N主♂/深海のリトルクライ(2)(修正)

救命啦——透子聚聚杀人啦——


*N主♂



深海のリトルクライ

Chapter 2

 

透子直直地看向透也的眼睛,透也经不起她这样的视线,有些心虚地往后缩了缩。

半晌后她沉默着点了点头,透也原本以为这个点头是理解同意的意思,然而接着透子却拿出了一个精灵球摆在桌上冲他说道:“你再说一次?”

就算咖啡厅灯光昏暗,透也也能看出那个精灵里面是冲着他眨眼睛的比克提尼。虽然是久违的重逢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感动。他禁不住抖了一下然后咽了口唾沫:“不是……姐你听我讲完……”

“嗯,听着呢。”透子微笑着说道,语气大有你要是不解释清楚就等着吧的威胁意味。

“……我刚刚是想说、‘以透也的身份退出PWT’,并不是说我本人真的不去参加……”透也咽了口唾沫,透子的眼中毫无笑意,吓得他心里压根没有一点底,手按在了风精灵的精灵球上随时准备催眠后撤逃跑。

“哦……我知道你什么打算了。”透子做出了打住的手势,又恢复了撑下巴百无聊赖的姿势。“你嫌直参太便利了?多少人想要的特权啊?”

PWT对于已经有着绝对实力的训练师们是有开“绿灯”的。像是受到邀请的各地馆主与冠军们,同时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人,例如透也就是其中之一,当然持有捷克罗姆的N也是。这些人的绝对实力让他们拥有了无需经过海选,直接参加正式比赛的特权。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啦。虽然直参也很好,但是总觉得……总觉得……”透也挠了挠头发,发现自己却也找不出什么好的借口。

“是因为他?”透子看着对方顾左右而言他的模样也不打算留什么情面,直接把这个问题甩了出来。

“……………………不是。”

那你前面的停顿是怎么回事。透子忍住了丢白眼的冲动接着说道,“是吗?……就这件事我真是不清楚你怎么想的……听到他的消息一冲动就跑出去三年,回来了却又躲着他。”

“我出去是旅行!”透也反驳道,然后又底气不足地添上一句:“……顺便找他。”

“好好,顺便。”不过你真确定是主从关系而不是并列关系吗。透子叹了口气,不过虽然只是她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切实根据,透也确实有些地方改变了、成长了。这也是旅行的结果吧,真高兴他没有完全吊死在某棵树上,不然才真是不值得。

她才不想看自己的弟弟吊死在一棵绿帽树上。

“不过你要去报名什么的不会很麻烦么,别人会把你认出来的。拒绝了主办方的邀请又自己跑去报名,你到底是打哪边的脸啊。”

听透子这么一说透也才意识到这个问题,那个只是他刚刚被透子吓到后仓促作出的决定,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份上,更别提什么具体的对策了。虽然在其他地区没有人知道他的长相随便用个别的名字就行,但问题在于这里是合众。虽然已经隔了三年,但是大多数知道他的人只要有心都能认得出他。

“我倒是有假身份,不过……”

“……算了,我帮你准备吧,到时候我想办法就是了。”透子叹了口气,随即透也就对他的救星投以感激的眼神。

透子一向是个办事雷厉风行的人,虽然每次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但只要她答应的事情基本都是能拿下来的。尤其是自己拜托的事情……虽然透也每次都会觉得有些愧疚,但透子对来自于弟弟的委托似乎并没有任何或是怨言介意。

 

“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对于这个问题透也茫然的摇了摇头,接下来的事他还并没有什么计划。这两天母亲去了侩扇市看朋友也并不在家,而他现在为了防止自己被认出来还不太敢到处乱跑。

“你回来的事情,切连和贝尔也不打算告诉么?”

“暂时……不打算吧。如果知道我不参赛,切连绝对要把我说死。等过一段时间再告诉他好了。说来是我错觉么,觉得他当上老师后好像……变唠叨好多?”

“噗,大概不是错觉吧……老师总是苦口婆心嘛,你要理解他。没计划的话那你要不要去找博士?她那里应该有不少事要做的。贝尔现在在火山独立研究,博士或许需要帮手,而且她也不会把你回来的事情那么轻易就说出去。”

“也好,刚好从别的地区回来也带了不少资料……”

“那就明天早上过去吧。”透子帮他做了决定。“现在,去买衣服。”

“……啊?”

“走吧!买完了就去雷文市吧,今晚在我那边过夜就好。”

透子果断地做好了之后的安排。比克提尼被放出了精灵球,透子抱起它就起身往门口走。透也看着比克提尼望着他的眼睛,无奈地戴上了帽子跟了上去。

 

 

 

一场苦战。

陪着透子折腾到傍晚后透也终于得到了解放。陪女性逛街某种意义上是件比爬山还累的事。因为一直以雷纹市为活动中心,所以透子在这里有租住公寓。吃过晚饭后就是自由活动时间,透子直接去了战斗地铁,而他则无所事事。虽然透也很想去练练手,不过乘车登记会暴露他的身份也只好作罢。

其实透也的长相也不算很出众。不再穿着标志性的蓝色的长袖外套,穿着随意加上戴着的不是鸭舌帽而是衣服上的兜帽,混入人群变成了一件相当简单的事。他留在市中心毫无目的乱逛,就像是结束一天工作或者课业的市民一样随意的行走在城市的街道上。走了一会后他选择了前往游乐园,毕竟它算是自己记忆中最为深刻的地点之一。

摩天轮本身并不特别,却因为其特有的回忆而变得重要。

雷纹市的摩天轮似乎是因为经营不善而面临着被拆的局面,他之前还在城都的时候透子在电话中就这样告诉过他。现在终于回来了,眼前的摩天轮的确不如三年前那样漂亮大气,有不少地方连油漆都已经脱落,经营不善而缺少维修,即使到时被拆了也毫不意外。

真可惜,明明是承载了重要回忆的地方。虽然之后还有……有点糟糕的记忆……想到这里他开始东张西望,在确认没看到某个只会出现在这个季节的登山爱好者后他松了口气。

虽然心里话不太对得起夏美先生,但是他的确是对夏季的摩天轮有点心理阴影,说实话再也不想有第二次。

“……嗯?”

说起来刚刚从摩天轮上下来的那个绿头发的人好像有点……不只是有点眼熟啊?

 

透也还记得那时候自己在关东的红莲岛,刚刚挑战完道馆出来就接到了切连非常匆忙的联络,那边告诉他N出现了,就在合众。

那时候他也说不清自己是怎么想的,只是麻木的“嗯”了一声也没太大反应,挂掉电话后回到旅馆,然后准备之后的行程,脑袋里也没有任何回到合众的打算。那之后他挑战了常磐道馆又去了城都地区,并且在那里呆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就像任何一个旅途中的训练师会做的那样。但是说毫无影响只是对于他的行动来说,事实上是他有那么一段时间总觉得心里似乎是有点空落落的。最初那段时间甚至严重到了连对战对他来说都像是一片轻悠悠的羽毛般,毫无重量。

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并不清楚这个对他来说已经下落不明两年的家伙到底意味着什么,似乎对方也没有重要到让他不顾一切就直接跑回合众的程度。踏上旅程的理由的确是因为他,可在过程中旅程本身已经成了最重要的东西。最后透也决定顺其自然,在关东之旅结束后马上动身去了城都,直到挑战完了城都联盟、收到PWT主办方的邀请才回到自己的家乡。

虽然是回来了,但是他并不太想见到对方——出于某些他用语言所难以组织表达的东西。那些东西连他自己都理不出任何头绪。

 

所以这次还真是个令人觉得微妙的意外,透也想。不过现在也只是单方面的他发现了对方而已,毕竟那头绿色长发扔进人群怎么看都显眼过头。现在的自己打扮和普通市民无异,要发现他并不简单,而且现在N也并没有看向这边,透也所看到的只是他的侧脸而已。他正在和一个鸟巢头的少年说些什么,距离太远加上人声嘈杂他也不可能听到内容。不过他能看出N的神色相对于三年前已经柔和了不少,他身上那些原本很尖锐的东西也被淡化的看不出影子。

一幅正常的丝毫看不出曾经中二历史的模样,他的变化的确很大。要不是那张脸和标志的绿发绿眸他简直认不出来这人是谁。

虽然脑海里瞬间飘过很多信息,但是他确定N的这些改变与他无关。

其实近一年他一直陆陆续续听到一些关于N的消息,但透也并不太清楚详细。可以说从N选择离开到现在的这三年的时间里,他们之间是一片空白的。

N已经彻底变成了他所不知道的人。

不过本来就是毫无关联的人吧。除了等离子团与神龙外他们几乎没有其他交集,当初的旅途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因为某个人的手抖而发生了交错,在被修正后继续保持着平行。

至于是谁手抖了又是谁修正了,这个问题却没有答案。

本来也不可能有答案。

 

N和那个少年交谈着什么,往这个方向走来。透也若无其事的低着头向侧边迈开脚步,装作仅仅是一个路过的行人。N并没有注意周边再加上他带着兜帽还低着头根本看不清长相,很轻易就错身过去了。

如同反向的平行线一般的轨迹。

 

“捷克罗姆说,他能感觉到雷希拉姆了。”

这是错身时透也唯一听到的一句话。


——TBC——


感情无解。

(。

评论(4)
热度(60)

© Satelli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