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ellite

Satellite。人造卫星。
本体から離れて存在するもの。

N主♂/深海のリトルクライ(1)(修正)

二年半ぶり?

……よろしくね。



深海のリトルクライ(修正.ver)

*N主♂。

*私设多请注意。



Chapter 1. 


好久不见。他在心里默念道。

“……我回来了。“



算起来的话,离开这片大陆也已经有三年多了。

少年压了压帽子走下了海轮,脚踏在码头上的实感让他觉得心里踏实了不少。说真的一连好几天都在海上摇摇晃晃的感觉实在是相当的……糟糕。因为之前他都是直接乘着精灵前往其他地区,旅行了那么久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或许、大概、应该是有那么点儿晕船。

下次再也不坐船了,透也暗自后悔到。要不是不想被人知道,他才不会那么小心翼翼选择这种方式回到合众。

不得不感叹英雄这个称号真是让他觉得便利又麻烦的东西。说便利是因为拥有雷希拉姆,神龙和普通精灵不同,除去出众的战力还有着卓越到能飞越海洋的行动力;而麻烦则是他实在有点引人注目……不,见过他样子的人实际不多,该说是他的名字和某些特殊的个人标志比较容易让人注意。

更何况他的称号前面还被扣了个“失踪三年”的修饰词。

……这个多余的称号本身所带给他的东西让他觉得烦躁,对他来说那种东西没有更好。透也拉了下帽檐,尽可能地遮掩住自己的面孔。

 

长翅鸥的鸣叫声、人群的嘈杂声,轮船的汽笛声让这里充满了活力。飞云市能成为整个合众地区最繁华、人口最为密集的城市,飞云码头功不可没。就算是过了三年这里也一如既往的热闹。

他迈开了脚步。

穿过人群离开码头,飞云市标志性的高楼大厦出现在眼前。海的气息让这座现代化的城市变得温润,尽管许多上班族会行事匆匆地穿越建筑物之间的街道,却依旧不忘记给他人一个善意的微笑。视线中的飞云市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那些建筑物依旧高耸。天空晴朗的就像他离开合众的那天般灿烂。

呃,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应该会在精灵中心吧?

看着远处有着红白相间精灵球标志的建筑,透也不禁感叹到不管是哪里,精灵中心的标志还真是不变的老样子。这一点也让许多和他一样的旅者觉得安心。

刚好精灵中心的门被打开,扎着单束马尾带着粉色棒球帽的女孩子走了出来,她皱着眉头左顾右盼,似乎还在不满的自言自语着什么。透也笑了起来,向着她跑了过去。

三年的旅程总觉得短暂又漫长。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与他们的精灵。他和他的伙伴们对陌生的土地充满着好奇,虽然偶尔也会觉得寂寞,但因为精灵们的陪伴却也是一段非常值得珍惜的记忆。

但是就算再怎么美好的回忆也比不上踏上合众土地带给他的安心感。

不过现在,他回家了。

 

 

“你好慢。”透子面无表情地抱怨道。

“乘船当然慢啊,城都很远的嘛。”透也耸耸肩表示这点他也无能为力。话说回来相隔三年,飞云市的冰激凌味道还是一样好。就连趴在肩上的导电飞鼠也俯下身凑过去舔了一口。

“不是有雷希拉姆么,比船快多了还方便。”如此外挂的交通工具摆着不用简直暴遣天物,透子腹诽道。

“那个会比较显眼嘛……”

透子白了他一眼,“是是,你不就是不想被他知道么?安心吧他最近在忙着和部下一起照顾那些和主人失散了的精灵们,还有几个小后辈有事没事找他打两架,你这次这么静悄悄的回来他也不会知道的。”

“唔。”透也含糊的回应了一声,又习惯性地伸手压了压帽檐。人总是对于自己无意识的小动作没什么自觉。

就算是在别的地区呆了那么久也还是没改掉这个习惯吗,透子叹了口气。

 

在透子的提议下他们拐进了小巷中的咖啡馆,昏暗的灯光下立在吧台边的吉他手轻轻拨着弦,慵懒的嗓音唱着属于某个偏远小镇的旋律。咖啡厅里的人并不多,也并没有什么人去注意新来的顾客。透子在前台点了两杯可可,稍后端着它们回到了座位。

“谢谢。”透也接过可可抿了一口,透子则坐到了他的对面。

“这次回来是为了参加PWT么?”透子一向单刀直入,这次也不例外。

“嗯,算是吧。说实话挺意外的……”透也抓了抓头发,“合众居然要举办这种世界型赛事了。”

Pokemon World Tournament,世界的选手们齐聚一堂的竞争,还会有各地的馆主冠军参赛。这样盛事理所当然地被全世界的人们关注着,也有不少人因此而来到合众来参加或是观赏比赛。

“主办方毕竟也是合众的,他们似乎有把你当招牌的想法。”透子撑着脸另一只手搅拌着可可,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三年前的英雄再度回归什么的,怎么看都是相当有噱头的爆炸性消息嘛。”

“……唉?”透也呆住了,“我虽然接到了通知,但是我并没有给要参加的回复啊……”

勺子撞击杯子的声响异常清脆。

“你没有给回复?!那是怎么搞的……现在你要回来参加PWT的事情整个合众可没几个人不知道的啊?”

“咦?!”

看他这样子还真是不知情了……“八成是被主办方坑了吧,真惨。”免费卖了个噱头。

“……”透也已经一脸无言以对,眉毛都快要纠在了一块,苦恼地抓着头发。

看着这样的同胞弟弟,透子反而感到了安心。好像出去远行了三年,透也在性格和习惯方面并没有改变太多,还是她所熟知的弟弟——至少表情还是丰富的可爱。

“不过参加不也挺好的么,顺便给合众争光啊。我很期待哦,英雄先生的再度现身。”透子捂住嘴遮住自己憋笑的表情劝道,“那几个活蹦乱跳的后辈也打算参加来着,去和他们打一场也不错啊,尤其那里面有个孩子似乎挺像你的。”

“像我?……是说那个被酋联姆选择的训练师么?好像是叫什么……恭平……来着?”透也问道,虽然人不在合众,但是重现的等离子团闹出这么大的事早就在各地区传开了,他也听到了不少的消息,包括传说中的冰龙的苏醒、挺身而出的训练师以及……N的回归。

“嗯,我也在战斗地铁和他对上过。大家都说他很像你什么的,包括N和切连好像也说过吧……我倒是从来没觉得有那——么像就是了,倒不如说你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虽然恭平君也是个很萌的孩子但是还是不如我家弟弟。她在心里补了一句。人嘛,总归还是有私心的生物,无可厚非。

“呃,是吗……”透也看着透子盯着他连眼睛都快要闪光的样子禁不住往后靠了靠。

“不过那孩子虽然不像你,但实力也很强就是。”透子稍微收敛了一点过于明显的弟控特征。不过虽然说是在她心里恭平比不上自家弟弟,但和他的对战的确是场精彩的战斗,而且他和透也的战术也截然不同。共通点固然是有的,但是只要深入了解就知道他们两个完全不一样。

“这样啊……”透也回应道,但是从眼神就能看出他有点心不在焉,不如说从刚刚提到某个名字开始他就不太在状态了。透也这次之所以要这么静悄悄的回来,也是因为这个名字的主人吧。

关于这个人的事情透子并不打算逼问对方,她还有足够的时间等着他自己开口。而且说不定连透也自己都还没能整理好想法。或者她可以等着两个人的进展和最后的结果——虽然她对此非常消极,压根就不确定会不会有进展这种东西。

毕竟感情这种事无法勉强。

毕竟感情这种事无法勉强。

透子端起杯子抿了口可可才发现自己的饮料已经快要见底,她刚准备去喊服务员再点些什么的时候透也开口了。

“PWT,我其实……是打算拒绝的。”透也说。

“——咳咳咳、你说什么?”



——TBC——


开头完全和以前不一样,直到地区赛才是和以前差不多的路线。

毕竟原本的开头是我最不满意的地方。其实当年也有过改名重写的打算,但是好像大家都不太能接受,再加上自己的原因后来就弃了。

然后在开这个子博的时候,我把深海全部都删掉了。那时候的想法已经不太记得了。大概我当时觉得自己真的是写了很糟糕的东西,完全都不想要面对。

但是意外的其实这篇可能是最被人期待的一篇?断断续续两年多一直有人和我提起它。已经想不起来当初自己的心情了,好像是挺复杂的w但是现在真的很感激各位能够这样的喜欢不怎么出色的它。

最后决定不更名了,但是能不能扣题我自己也没有把握……现在重拾,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写好、能不能彻底的给它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但是不去试试是不知道的。

所以也就麻烦各位再陪我任性一段时间了。真的一直都受大家照顾了。

頑張れます!


Bplotus

20160509

评论(6)
热度(75)

© Satelli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