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ellite

Satellite。人造卫星。
本体から離れて存在するもの。

n主♂/练笔合集(待更新)

*总之就是一口气全扔系列。

*虽然这么说也没多少就是了我文档丢了好多(……

*永生者系列待更新


——


——如果要长话短说的话,剧情大概就是少年成长着战斗着最后一脚踹掉了万恶的大Boss于是成为了拯救大陆的英雄。

……挺俗套的。


“……这套路怎么听怎么像RPG Game。”

“……这样评价你自己的故事真的好吗,透也。”

“有什么关系,那些又不是我想要的。”被点名的人耸耸肩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

这气氛完全没有半毛钱送行的感伤好吗,小说里写的完全都是见鬼。面前这家伙没有半点即将远行的自觉还毫不在意的自我吐槽,把我先前的担心还来啊?!切连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换来对方一个奇怪的眼神。

“怎么了?”

“没,就觉得你这样子看起来完全是抱着玩的心态。”切连抬手习惯性地想推推眼镜,才突然想起一个多月前它已经被另一个人带走,于是又尴尬地垂下。“你打算多久回来?”

“……唔,等他出现后再回来吧。”透也的表情正经起来,这种时候切连才觉得自己面前的确实是那个击败了等离子团的英雄。

“你认真的……?”

“嗯。”透也点点头看向自己打小的玩伴,棕瞳里闪烁着坚定的光。切连语塞了一下,最后像是认命般地叹了口气,“……合众这边我会帮你注意的。”

“谢啦。”透也也松了口气,切连终于放弃了劝说让他担任联盟冠军的事,这让他感到些许开心。他伸手拍了拍好友的肩,说道:“馆主考核要加油啊。”

“不用你说我也会的。”

“和贝尔也要加油哦?”

“……你——”

被透也一句话堵了半天,切连刚组织好语言准备反击透也就掏出精灵球打算火速跑路。白色神龙的吼声惊到一些野生精灵,它们以自己最快速度躲藏起来。


【……结果只写了切连是怎么搞的。


——

以前写过一个透也是永生者的设定,还是个半截……不过因为是只放了分组知道的人也不多。这里大概算是日后谈一类的玩意。有一定关系所以内容会比较复杂。
应该可以算N主♂,也可以不算。

 

在那之后又过了多久,透也自己也不清楚。毕竟他对于「时间」这种东西早就没了任何实感。
活了太久他经常对周边的一切事物都显得兴致缺缺,睡眠时间也变得越来越多。偶尔会被精灵们的打闹吵醒,或者是被刻意弄醒陪他们玩或者训练。偶尔他会出现在一些旅途中的孩子们面前,那些少年少女就像是太久以前刚刚拿到水濑球的他一样,对未知的路途充满了期待。
曾经的那段旅途是他最美好的记忆,虽然已经有很多的片段被时光风化模糊,但它们依然闪耀着光芒。
透也会像个普通路人一样和他们对战,就像他也是个刚刚展开旅途的训练师一样。他的事迹已经成为历史记载中十分遥远的过去,没有人会知道曾经唤醒了真实之龙雷希拉姆的训练师是什么模样——原本关于他就没有多少切实的记载。他就像个普通的训练师一样和别人对战,有胜有负,但每一次他都能让精灵们觉得开心。他对于对战结果也并不太在意,毕竟他只是想去了解别人与精灵的相处而已。
他见证了无数的训练师和他们的精灵相视而笑的瞬间,见证了他们想着梦想迈步的一个片段。
这是个人与精灵和谐相处的世界,同时也是个充满了梦想的世界。
曾经他们为之而不断追逐努力的东西成为了固定在这个世界的「概念」。
虽然也会有着只当精灵是工具的人存在,但这也是必然,他也不会去干涉。只是这情况比起过去已经好了太多,那些人只能在阴影之下活着,灿烂晴空下的世界干净美好。
如果N看见了肯定会很开心吧,他也不止一次的这样想过。这样的心情总会不经意就冒了出来,但现在的透也已经不会为此而感到困扰了。他伸了个懒腰,然后在盛夏的树荫下打起了盹。


透也身边的伙伴也不多,都是自愿跟随他的精灵。他们也都算是来去自由,透也不会限制他们的行动。要是算起来的话不使用精灵球的时间恐怕也有很久了,至于这个媒介是什么时候消失的透也自己也说不太清楚……
或许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向某个人靠近呢,虽然现在他对于那个人的面容都已经记不太清了。
水濑球和索罗亚吵醒他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两只精灵在草地上滚成一团,旁边的泡沫栗鼠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随时准备加入战局。对于这种日常透也已经懒得掺和,反正等他们累了自然会停下来。

那只索罗亚是不久前捡到的……详细时间透也已经记不清,总之还没进化成索罗亚克时间肯定不长。而且这孩子似乎一遇见就相当黏他的样子,明明是野生的精灵。
N以前是有一只索罗亚克的,在第一次抱起索罗亚的时候透也脑子里突然蹦出了这么个讯息,他有点好笑的自嘲自己应该没有以前那么怀旧才对。不过相比以前会觉得身体某个部分压抑刺痛的情况相比已经好了不少,现在也只是觉得稍微有那么点……寂寞而已。
毕竟他已经一个人活了太久。
但也不仅仅是一个人吧,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透也抓了抓头发。
——『你要记住,所有逝去的存在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陪伴着依旧置身于这个世界之中的人们。』
索罗亚和水濑球停止了打闹,黑色的小家伙扯着他的衣袖,透也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把它抱了起来,揉了揉它的头。
即便是经历了如此漫长的岁月,也不断的有精灵陪在他的身边。即使他们终究会离去,但一同经历的时光却不会在记忆中消失。
就像是更久以前的那些事还有那些人一样。
……所以你们的也依旧存在于这个世界中吧。虽然无法触及,却一直在我身边。

 


关于概念的解释。
他和N的交锋在很久以后被人们所冲击,被人们所津津乐道,透也和N甚至就能象征着「梦想」,而又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梦想」已经成为了人们的一个概念,就像你活着要吃饭睡觉那样的概念……与精灵和平相处尊重他们的意愿不伤害精灵也是一个概念(而且这个概念的固定比梦想的概念要早很多,大概在那篇里就已经有了)。不过要说的话,大概这真的是一个太虚构的世界吧,不过我总觉得对于PM的世界观那是绝对有可能的事。(当然……现实就不行了……)
也不知道解释清楚没有,莫名其妙的冒出这种想法什么的……别计较了(。
永生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情,所以想给一个温柔一点的结局。那些逝去的他曾经爱着的人们其实也在一直守护着他。……不过这点好像没做到。
大概内容是真的变得很晦涩了……都是马概老师的错啦。
最后也没有写的很清楚,待改,我好累orz

 

【大概是这个时间点……哦还有这个文档我去找找能不能找得到,找不到就放图

评论
热度(22)
  1. 止息cometrueSatellite 转载了此文字
  2. 止息cometrueSatellite 转载了此文字

© Satelli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