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ellite

Satellite。人造卫星。
本体から離れて存在するもの。

sp绿赤/醉酒

*现paro。

(paro设定待整理)


 

醉酒


虽然会让人觉得意外,但是Green的确是个不擅长酒的人。先不提酒量多少,光是轻微的酒精过敏就能成为他拒绝酒精的理由——虽然在Red要求的适当锻炼后Green已经不会有过敏反应,但是对酒的苦手状况还是没有改观。


Green本身并不喜欢酒精这种轻易就能模糊人理性的东西,一般来说他也不会喝酒。但很多时候也总有部分……例外状况。


不过好在Green虽然酒量不行但酒品还是不错的,很多时候光看样子也是有些微醉而已,不会说什么话行动似乎正常只是脸看起来比以前红一些而已——比如今天。


 


接到Blue电话后Red很快就叫了计程车赶了过去,把看起来没什么事而实际上很有问题的Green给接了回来。


Blue在看着Green坐上计程车后一脸沉痛表情的拍了拍Red的肩,扔下了句“看好他”就转身走回居酒屋继续拼酒去了。


是的,Green的酒品的确很好,不会像大多数人一样发酒疯。醉酒状态的Green看起来就和正常状态差不多,除了思维方面变得过于迷糊外没有丝毫问题。


……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幸好每次也都有Blue帮忙打圆场的关系,不然迷糊状态的Green怎么看都处在一个很危险的位置。用Blue的话来说“就是想倒贴他的都能排长队,不把他看好就糟了”——虽然Red对这方面并没有什么具体概念,但如果Green在醉酒的时候被惹上什么事情的话,他不确保自己能否控制得住情绪。


 


下了出租车后架着Green回到家期间对方并没有什么异常,平时的Green总会给他人一种犀利冷峻的感觉,然而喝醉的Green就像一只温顺的猫一样听话——当然这样的Green只能是给他的特殊限定。只是私心来说他其实更喜欢以前锻炼的时候半醉状态的Green,那时候他极其罕见的迷糊表情真是太好玩了,而且那种状态下的Green偶尔会说出让人觉得非常意外的话——想到这里Red不自禁笑了起来。


进了家门领着Green进了卧室,看着对方倒在床上Red差点就笑了出来。不过Green的不胜酒力他也早就知道了所以Red也并不介意,帮对方脱了外套长裤搭上了毯子。以Green这个状态明天肯定会宿醉,Red想了一下准备了一杯水与阿司匹林放在了床头柜上。他明天还有工作需要早起,如果可以他不希望自己打扰Green的睡眠。


“Red。”走到门边刚刚关上卧房的灯时Green叫住了他,声音比平时沙哑一些。


“嗯?”


“你去哪……?”


喝醉酒后语气倒是变得可爱不少。Red笑着说道:“我去客房,因为明天要早起工作。你就先好好休息吧。”


“…………过来。”


“怎么了?”Red愣了一下,重新走回床边顺手扭开了台灯,“哪里不舒服么?”


“……”


“Green?”Red凑得更近些以便查看Green的情况,虽然现在情况以及好了不少,但如果他喝的太多可能也会出现过敏的症状,如果那样的话肯定会相当难受,但是Green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是哪里不舒……呜哇!”


被Green握住了手腕,Red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倒在了床上。


喝醉酒的人力气尤其的大,而且Green本身就是常年锻炼的人,直接就那样把他拉倒然后抱住了他。


“喂……”临时客串了抱枕角色的Red觉得有点哭笑不得,刚准备开口让Green放开自己却被抢了先:


“别走,就在这。”Green说,随后嘟囔道:“哪都别去……”


就像是和小朋说明天见却被拽住衣服央求留下来继续玩一样的话,甚至还有点赌气你为什么要走。


醉酒的Green很孩子气——这点他明明早就清楚,怎么这会就忘了呢。


Green虽然是醉酒的状态,但这个怀抱却依旧可以算是是温柔的,如果Red想起身离开的话很轻易就可以做到。


明明有推开的选项,明知道不能和醉酒的人较真,但Red还是放弃了抵抗。


虽然说离开让Green明天多睡一会才是正确的选项,但Red却无法拒绝对方的要求。他苦恼了一会后所找到的唯一无法拒绝的理由是因为对方是Green。虽然听起来很不靠谱甚至可笑,这个理由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充分。


就像Green很多时候拿他毫无办法一样,他也无法拒绝来自Green的请求。


“……我就在这里。”


哪里都不会去。


“嗯。”


“晚安,Green。”


—Fin。—


评论
热度(32)
  1. 止息cometrueSatellite 转载了此文字

© Satelli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