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ellite

Satellite。人造卫星。
本体から離れて存在するもの。

叶炎/呜呼、素晴らしきニャン生

*火红叶绿劲敌名称为「叶」,主♂为「炎」,主♀为「蓝」。

*其他绿赤组酱油有。

*歌曲衍生请注意!专注歌曲延伸30年不爽跳出屏幕打我啊(x


呜呼、素晴らしきニャン生


[Side Leaf。]


*

——幸福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人类句很精简明了的回答: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打小怪兽。

虽然听起来很蠢但这个答案其实挺准的,叶想——虽然他并不知道那个打小怪兽的奥特曼究竟是个啥玩意。 

对于一只从小就在街头长大的野喵来说,每天找到足够的食物填饱肚子,晒晒太阳扑扑鸟雀偶尔兴致上头跑去偷偷鱼,悠闲自如地度过每一天,就是相当惬意的生活了。

——至少,叶是这么认为的。


同在这条街道上生活的另一只叫绿的猫在听到他的这番话后只是表示“叶你还是只不到年龄的小屁喵”,然后没等叶出口反驳就直接转身跑走了。

叶知道他是跑去一条距离这里很远的街道见另一只叫做赤的白猫去了。不过听说赤是那一带野喵的头头,绿每天跑去别人的领地也难怪他每次身上都会填点新伤。 

……啊,这就是蓝所说的某种意义上的恋爱中的白痴抖M吧。叶如是想,然后忍不住对乐颠颠(←叶视角)跑走的绿表示发自真心的唾弃。

……哦天知道为什么他们这块的野喵头头会是这种家伙。


*

四月底的下午二时,最适合晒太阳睡大觉的时间。

叶踩着轻巧的步伐跃上屋顶,绿色的猫眼望向了下方的街道。

这两个人似乎有些眼熟,啊似乎是住在街拐角那边的人,最近才搬来的。如果没记错,在人类的定义里他们就是“同居人”的关系?

叶竖起了耳朵。

“Green你就陪我去买猫粮嘛,炎的猫粮吃完了啊。啊对了,还要买其他的东西所以得去比较远的那家宠物商店才行。”

“……好吧。”

“真抱歉每次都让你陪我去……唉我也不知道养宠物原来这么麻烦。”

“那当初你拒绝不就好了。”

“可是对方是Yellow啊我不擅长拒绝女孩子啦,更何况炎也的确很可爱嘛……”

……家猫啊。

那种被人饲养起来的宠物有什么好的——除去猫粮还挺好吃这一点外。


叶直接趴在了那家屋顶上打了个盹,醒来的时候太阳正在爬下地平线的途中。伸了个懒腰后他敏捷跃下了屋顶。

解决掉晚饭问题已经是夜幕降临之后的事。蓝去找隔壁街小遥去聊天了(火叶可以和宝石通讯所以_(:з」∠)_)而绿还没回来,叶下午睡了一觉精神抖擞地闲着没事干。晃悠了一圈后叶做出了一个重大却不知对错的决定。

他去了街角新搬来的那两个人的房子。

这个决定,将他此后的人……啊不,喵生给完全改变了。


嗯……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爱情是伟大的。

顺便还有一句话,好奇心害死喵。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者都是正确的。

 

*

跃进别人家的院子对叶来说简直轻而易举,他跳在了一楼西边的一个窗台上,这个房间似乎是屋主(们)的书房。

在跳上窗台的那一瞬他就看见了上午两个人类口中谈论的对象——的背影。那是一只有着漂亮白色毛皮的猫咪。好吧补充一点,家喵有专门为他们清理毛皮的仆人。

不知道这家伙长的怎么样?就在叶这样想的时候,白喵似乎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抖了抖耳朵转过身,警惕地盯了过来。

那真是,一双非常漂亮的浅棕色眼睛。

然后叶就呆掉了。嗯,看呆了。

——唔,如果没记错的话,他的名字是「炎」?


每每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叶暗自表示很庆幸那时候的自己呆掉了。如果没有呆掉他说不准当场就张口就喊“美人”了,这该多毁形象多掉链(jie)子(cao)啊。

——当然,这是后话。


“叶,你在那里干什么啊?”背后响起了蓝的声音,看样子是串门回来了。叶转头,蓝正站在围墙上好奇地看着他。“你打算偷鱼吗?”

“……看看不行吗。”

“可是你那种眼神分明是看着鱼的眼神?”

“……在你印象里我就只会那样盯着鱼然后就去偷鱼?”

“不然呢。哦虽然你以前也这样看过鱼罐头,可是你会开吗?”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喵嘴里蹦不出好话,果然他就不该理她。叶跳下窗台径直离开。

但那双浅棕色的眼睛却深深地印入了他的脑海中。


*

之后叶多了个习惯,有事没事就会往那户人家那里跑。如果要说理由的话,大概就是那只叫“炎”的家喵了吧。

说起来他干嘛要对一只性别♂的家喵如此上心啊真是见鬼了——虽然叶自诩无神论喵却还是这样想了。什么?只是无神论不是无鬼论?无鬼论是什么啊又不是能吃的喵粮,叶くん请不要做出台本以外的抗议!


叶通常会去当时初见的那个窗台,炎有时会在有时不会在。在的话叶会蹲在窗台上看,偶尔敲击玻璃试图引起对方的注意。这样的行为结果有九成是炎敌意的目光,还有一成是惨遭无视。炎如果不在的话叶会去一楼其他的窗台上看看,不过基本都没有得到回报,于是叶就会离开,心里有些莫名的难过。


其实二楼的房间会更有可能吧,因为这家人的卧室在二楼。按理说家喵不算粘人却也不反感和人类同呆在同一个房间。不过叶基本不会去二楼的窗台,并不是因为窗台太高他没法过去——那种小事他做起来轻而易举——曾经二楼的窗台他也去过一次,当然,只有一次的经验就足以让他后悔终生(?)。

第一次跳上二楼的窗台叶就不幸中了“头彩”,那家人忘记把窗帘拉严实了,于是一个不小心叶就看到了限制级别场面的现场.avi。

…………人类的交■配行为已经突破了性别界限吗太可怕了……

从此之后叶打死也没再去过二楼。


蓝看着和自己同一条街长大的叶隔三差五地灰心丧气地从街转角的房子那边回来,在由不得感叹“(疑似)恋爱(←其实是单恋)中的笨(chun)蛋(huo)又多了一个”之余也发现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极其糟糕的事实。

犹豫再三后蓝觉得还是把这件事挑明了好。于是她十二分诚恳地去找叶谈了话。


“呐,叶。”

“什么?”

“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现在,好像痴汉。”

“啥?!”

似乎那只喵都没有理过你你还跑的那么起劲不是痴汉是什么啦……蓝如是想,用怜悯的目光看了叶一眼,转身跑走了。


……总之,综上所述,叶就这样被蓝扣上了一顶叫做“痴汉”的帽子。当然,对于这件事叶本人……啊不,本喵是不予承认的。

不过或许他得感谢蓝,因为在被说痴汉的第二天他终于和炎搭上话了。不管有心无心不管诸位信与不信,每件事都是有着必然因果关系的——不管它们的关联性究竟是多么微小。

哦不这不是哲学课这只是拿错了台本,总之我的意思是——

你知道,生活,总是充满了惊喜(xia)的。


*

叶同之前一样跳上窗台的时候惊讶地发现今天这间房的玻璃窗和纱窗都没有关上。不过他也没有私闯民宅的打算,只是在窗口往里随便望了一眼,确认了视线里并没有那只白色家猫的影子。可就在他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蹦出了一个白色的影子猛地向他袭来!

——咚!


从小到大第一次四脚朝天的匀加速直线运动又称自由落体,难度堪比奥/林/匹/克运动会体操比赛,动作难度五颗星,完美完成得分满分十分!真是可喜可贺意义重大值得纪念!

……呸!


因为事发太过突然叶凭着本能慌忙地往后退去,他忘记了这里是狭窄的窗台于是一下踩空。幸好下面是厚实的草坪他摔得也不怎么疼,只是四脚朝天的姿势实在太丢面子。

而且这丢脸的样子全被喵看在了眼里,实在不能更糟。


叶迅速爬起来仰头瞪视着蹲在窗台上的炎,“你干什么!”

炎一点不甘示弱地低头回瞪过去:“这句话该我问吧?你每天跑到我家是想干吗?!”

“……不干吗。”叶马上理不直气不壮,毕竟他总不能说我来看你——一是他脸皮没有这个厚度,二是如果这样说了不就承认自己就是蓝所说的痴汉了吗,真糟糕。

“……”炎狐疑地盯了他一会,然后开口警告:“以后不要再来。”

“你说不行就——”你说不行就不行吗你又不是我二大爷我凭什么听你的。叶满心不满出口反驳却被打断了:

“不要再来了……叶。”

说完炎就转身跳回了房间。这句话最后的几个音节的音量很小,话语却仍旧传到了叶的耳朵里。

等等这家伙什么时候知道他的名字了?也就说那天他和蓝的对话被听见了所以——他被当成抢食的了?

……还真是糟糕的第一印象。叶想。

系统提示:叶,挫败值max。(×)


*

整只喵都阴郁了几天后叶又跑去了街转角的那个屋子。很幸运地,窗户没关,而且跳上窗台后叶就看见了炎。很明显炎也看见了他,立刻摆出了攻击姿态,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叶敲了敲玻璃表示自己不会进去,炎似乎理解了他的意思,情绪安定下来后犹豫了一会跳到了屋内的窗沿上。

“你大概理解错意了,我不是来偷鱼的。”叶开门见山,“别听那雌喵瞎扯。”

“……那你是来干吗的?”炎显然不太相信叶的话。

再次听到这个问题叶只好尴尬地顾左右而言他。

炎看到叶逃避的模样有些不耐烦的打算走开,叶马上敲起了玻璃,“嘿,不介意的话能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

虽然他早就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却还是这样问了。好吧这种搭讪方式真的老的过时,不过总得抱点希望吧?

“……炎。”

回答完后炎就跳下窗沿离开了,去了别的房间。叶得到炎的回答后愣住了,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中招了!他中招了!


*

名字是很重要的东西,一旦将自己的名字告知给他人,也就说明对于那人已经有了初步的信任。

叶显然深谙此理。


在炎亲口告知了名字后叶就有事没事跑去街转角的那户人家的房子,找到炎的几率也比以往大了不少。他们会对话,聊些杂七杂八的事。叶是个嘴巴不怎么好的家伙,总是搞得炎恼羞成怒,两只喵最后扭打到一起。

……当然在人类的眼中的场面很可能就是白面团和黑面团(?)在扑腾而已。炎的一个主人是个黑头发红眼睛的青年,曾经看到过他们打架却没有加以阻止。(在叶的印象里似乎还乐呵呵的观战过一小会?)


其实炎不是难以接近的那种类型,反倒意外地好懂。其实也就是比较容易害羞……在人类的说法中似乎叫做“傲娇”?

小白喵炸毛的样子真的挺可爱的——这句话叶百分百发自真心。于是他更乐于去逗喵了……不过话说你自己不也是喵吗。


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叶一如既往地跳上窗台,发现书房居然……被拉上了窗帘?不过玻璃窗倒是没关……

“Green、住……住手……唔——”窗帘的另一端传来带着喘息与甜腻鼻音的话语,随后被一下打断。

叶愣了一下,抖了抖耳朵。

“哈……等等!啊……!”来自同一个人的惊呼,这次好像还带上了哭泣的尾音。

该喊等等的应该是我吧,这声音听起来怎么都像是…在……卧■槽——叶在心里哀嚎一声当即调头就跑,顺便对于人类的交配行为又刷新了一下相关知(shi)识(jie)点(guan)。

这家伙的饲主(们)到底是有多可怕!!!


绕了一圈后叶在另一边的草坪上找到了正在悠闲晒太阳的炎。叶挂了一脑袋黑线,跑过去想问事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炎看着叶一脸尴尬露出了了然的表情,“你也没吹的那么厉害嘛。”

“……等等,那种事情怎么都……”

“……已经习惯啦。”

知(shi)识(jie)点(guan)再次被刷新。


“……对了啊,有个问题我想很久了,他们那样能生的出幼仔吗?”

“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啊?!”

“不是你的仆人吗?”

“怎么可能啊?!”


然后两只喵(人类视角)又扑成一团了。

真是美好和平下午啊。


*

——摩托车急速地刹车,橡胶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刺耳声响。然后是疼痛和黑暗。


叶仔细回想了下发现自己只想的起这些事了。他叫了一声,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现在他只觉得浑身疼,除了蜷成一团外什么都做不到。

看样子,是被人给救了啊……

福大命大没给碾死,他暗自庆幸着。叶曾经看过好几只同类被汽车碾死的惨状,他可不想死成那样。保住性命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因此叶没计较它被关进猫笼里的事,而且他也没那个气力计较。

眯上眼睛,叶想要睡上一觉却因为疼痛而难以入眠。突然他听见了靠近的脚步——很轻微,应该属于同类。这户人也养了猫吗?

“喂……你没事吧……”

……还真是巧合吧,居然被这家人给救了。叶睁开眼睛,看到笼子外不安到一副快要哭出来表情的炎。

叶想想自己从小到大出过的几次大糗似乎都被这只喵给看光了,他们说不准还真是孽缘一类的吧。他轻微地摇摇头,又趴回了原来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炎的气味停驻了一会又远离,然后叶听到了人类仓促跑来的脚步声。

“炎?!他是醒了吗?”

“喵!”

“唔哇好像情况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太好了……”

“都和你说过了不要紧的。”

“可是担心就是担心啊……没事真是太好了。”


叶半睁开眼睛,无力地瞥见在那个人类脚边急得差点乱转的小白猫。

炎……是在为他担心吗?


*

虽说是车祸,好在也并无大碍。

炎的仆人……不,饲主们虽然在交配问题方面刷新过叶的世界观,但他们本质也是非常好的人。而在这期间炎几乎也都陪着叶,鉴于叶的伤势,两只喵进入了君喵动口不动爪的纯吵架阶段。(……所以以前就是家暴阶段吗……)

几个月的细致照料后叶就如以前一样可以活蹦乱跳了。


不过一旦叶恢复完全,问题也紧跟而来。

“这只猫的眼睛是绿色的唉,好漂亮……和Green你的眼睛好像呢,干脆把他也一块养起来怎么样?”

“……随你高兴吧。”

可叶终究是只野喵,心可以说是属于流浪的。炎的那个叫做Red的主人似乎很喜欢叶,想把他养起来的样子。但叶本身却已经怀念起养大他的街道和悠闲自在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脖子上这个叫做“项圈”的东西,已经让叶开始无法忍受了。


虽然每天和炎吵架斗嘴打闹很愉快,每天有喵粮吃的生活也不错,可他终究是和美式英雄一样自心底里大喊着“Freedoooooooooom!”的野喵。

——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所以,叶逃走了。


“……原来你没去私奔啊?”

——这是绿见到叶的第一句话。

“……谁说我私奔去了?!”

“蓝。”

“她的话你也信吗?”

“哦原来是没私奔成还被人抓了现行?居然还给套了个绿项圈……定情信物?”

“这都什么跟什么!”


第二天夜幕降临的时候叶又跑去了街转角的房子那里,不过他的脖子上已经没有了那个绿色的项圈——他拜托绿帮他弄掉了。

那东西带着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天知道炎是怎么忍了那么久居然一直都带着那玩意——叶这样想着,跳上了书房的窗台。

炎在那里——并且在看到他后就马上窜上了窗台上来。

“喂你跑哪里去了……”

叶没听炎讲话,死命盯着炎脖子上那个红色的项圈。

这个东西不光是戴着难受,而且它也是被人类饲养着的象征,就是这个东西把炎束缚在人类身边了吧?既然如此——


“——喂你有没有听我讲话?!”炎直接一爪子拍上来,叶赶忙闪过了。

“没有。”理直气壮。

“你——”炸毛了。

如果是以前的话,看到炎炸毛叶会选择继续逗喵,不过这次他没有。

“喂,炎,我帮你把这玩意咬断吧。”

“……啊?”

“项圈。”说完叶张嘴露出了自己锋利的牙齿向炎走去——


“?!————不行!!!!!!!”


“炎?!”炎的叫声惊动了他的饲主。

听到那个红瞳青年的声音后叶马上转身跳下了窗台。沉默而迅速地融入了夜色之中。


*

叶想了很久也想不通炎拒绝的原因,他也不敢去找炎问——因为那个时候炎的神色除了震惊外似乎还有……受伤的成分。


叶消沉得没了以往的生气,蓝实在看不下去就好心去开导他,不过似乎也没什么用。

“所以都说了这是家喵和野喵的区别啦……他会把主人看的很重也是正常的事你干吗这么消沉?”

……然后不知道怎么被戳了痛处,叶就更消沉了。


叶就那样带着颓废光环在角落里蹲了几天,直到蓝忍不住说了这样一番话——

“……你忘记我们小时候绿是怎么追赤的了吗你看他折腾了这么久不也是还在坚持吗既然你也是找老婆就好歹有点毅力啊?!”

叶想了想,精神了。(……)

不在场并且老婆至今还没追到手的绿表示莫名地膝盖很痛。

——喂,中箭也不是这样中的吧。


*

叶终于再次跳上了那个窗台。很意外的窗户开着,但是炎不在。

叶脑海里瞬间闪过了很多个猜测,例如是生气了或者再也不想见到自己一类的。他花了三分钟用于思■想斗■争然后决定大义凛然地…………私■闯民宅。

……这算什么大义凛然啦。


在治疗修养的时候叶就暂居在这里,从书房摸到客厅对他来说易如吃鱼。而且叶也如他猜测的一样,炎呆在客厅,不过似乎在睡觉。

炎的睡颜属于那种很安静的类型,完全不会让人想到其实他是很容易炸毛的一只猫。虽然炸毛也很可爱不过睡颜也完全不输……

不过他在睡觉的话还是不要打搅他了?叶提起脚打算离开,炎的耳朵却抖了两下。然后那双猫眼直视着叶。

“……”

两只喵相对两无言。


*

“……还以为你不会再来。”

“啊哈哈……”叶尴尬地看着炎,“那个……上次的事……抱,抱歉。”

要他说句抱歉得是多难的事啊——不过既然对方是炎的话,说一次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我没有生气……!”炎说着扭过了头。

骗喵啊绝对生气了!绝对!——虽然现在这个样子应该可以算是原谅他了但之前绝对有生过气!……算了不和他计较这个了,叶走了过去。

俗话说得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虽然用法不太对不过核心观点差不多就行了。

叶决定老实坦白了。


“那天我情绪很奇怪……说真的我是忍不了那个项圈才跑的。”

“……”

“我可是只有着伟大梦想的猫啊,怎么可能会给人类当宠物呢——”

“哈……?!”


*

其实有一件事,叶是从来没告诉过其他喵的。包括关系还行的绿和一同长大的蓝。

虽然从小就生活在这条街上,也很安于享受这样的生活,但叶还是有个不怎么现实的理想,或许说是白日梦也不足为过。


曾经无意间从窗外瞥见过某个展览里的照片,有着厚重积雪的极地,以及上空五彩斑斓的绚烂光茫。

——极光。

有一天,如果有机会的话,想要离开这条街道,去遥远的北国旅行,亲眼去见一见那堪称奇幻魔术的极光。


“——而且如果那个时候能拖你一起去说不定会很好玩。”

“……你是脑子坏掉了吗那里那么冷小心冻死……”

“太过分了居然是这种评价么……”叶怨念地耷拉下耳朵。当然他并没有真的失望,炎的耳朵时不时地抖一抖证明了这只白喵的心口不一。


“……我不会离开这里。”良久后叶听见炎这样说。

“为啥?”

“……Green和Red都是很好的人。”

有些人总说猫是不怎么讲情义的,因为有不少的猫不怎么亲近他们的饲主,其实不然。


——好吧,野喵和家喵的本质区别么。

虽然叶承认这两位真的很好心,但他不会因为感动就会安逸地就留在这里。可对于炎来说不一样,可能他从小就是被这两个人养大的吧?有依恋感也不奇怪……


突然两只喵的耳朵都抖了一下,他们都捕捉到了人的脚步声——

——有人下楼来了!


幸好客厅的窗户没有关!叶迅速找到几处落脚点跳上窗台,正准备跳出去时却被叫住了:

“等等!”

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好吗——叶这样想着却还是回了头:“什么?”

“那个、以后……”炎说到一半声音突然小下去了。

“以后?”——好捉鸡啊你快些说呀?


“……以、以后还会再来吗?”炎整只喵很无措地看着叶,感觉似乎下一秒就恨不得挖个地洞开溜一样。

叶呆了。

……咦这是在挽留他吗?可恶要是猫和人类一样会脸红就好了如果炎是人类的话肯定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会!”叶迅速地回过神来后眉飞色舞(←如果他会的话)地回应了炎,然后跳出了窗户。


以后都会来的……不来的话简直亏大了。

——唔,明天的话,就早些来吧。


[Side Leaf。] Fin。


没有side fire!坑了!


评论
热度(35)
  1. 止息cometrueSatellite 转载了此文字

© Satelli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