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ellite

Satellite。人造卫星。
本体から離れて存在するもの。

sp绿赤/あなたのために

*时间点在黄篇到金银水晶篇之间。大约在常磐道馆馆主考核一个月前。

*个人推理妄想有。

 


あなたのために


——关于他们的相互隐瞒。 


【Side R。】 


「好的,我会帮忙的。」

「谢谢!呃还有……」

「什么?」

「……请一定不要告诉Green这件事,拜托了。」 


啪。

玻璃水杯摔在地上,水和玻璃碎片满地都是。

……幸好没砸到脚?Red头痛地想,然后用力地甩了甩麻痹了的手腕。

最近情况越来越严重了,训练后几乎手脚都无法使上力。走动还好,微微一跑就会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手拿东西也会很勉强。 摔掉玻璃杯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真没想到当初被科拿冰冻的后遗症会有这么严重,已经一年多了还是治疗无果,训练某种意义上也是加速恶化。但他已经递交了常磐道馆馆主的考核申请材料,现在不好好训练完全说不过去。

真是矛盾啊…… 


叮咚——

“啊,请问哪位!”

没来得及收拾,他小心地避开那些地上的碎片跑去开了门。

原本还以为是娜娜美,因为最近也只有她来拜访过自己。但Red打开门后却下了一跳:

“——咦Green你怎么会来?!”

穿着墨绿色夹克的少年平静地直视着他:“顺路而已。”

“哎你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啊不是两个月前才出发么还以为你会在外面呆上一年多什么的——”Red神色略带尴尬地打着哈哈,见Green没有答话的意思他抓了抓头发,侧过身问道: “进来坐坐?”

“嗯。” 


在Green进门后Red关上门,找出客用的拖鞋后说,“Green你坐会,我去收拾一下。”

“怎么了?”

“刚刚不小心把玻璃杯摔碎了……很快啦。”说完他笑着摆摆手快速转身离开。

“……” 


某种意义上来说Green现在是Red最不想见到的人。

手脚僵硬的事情Red在从苏芳岛回到真新镇后并没有太在意,直到情况开始恶化后他才开始想办法。镇子上有着广泛消息来源的人除了自己就只有……大木研究所的人——大木博士、Green以及娜娜美。

后来Red选择拜托了娜娜美,毕竟大木博士太没有时间。至于Green……Red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甚至特别请求娜娜美不要将这件事告诉Green。可他自己却说不清这么做的理由……总之绝对不想让他知道就是了。 


为了防止再次失手打破玻璃杯,Red顺手用了托盘。把托盘放在茶几上时Green似乎无意地盯了托盘一会,这让Red紧张了起来。

Red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真的他不太擅长和Green找话题。或许战斗中他们有足够的默契但生活中并不是,更何况他不是擅长撒谎而对方却又是细致的人。他不想让Green发现却又不知该如何隐瞒。

“你提交了常磐道馆的馆主考核申请?”Green先开口的问题让Red暗自松了口气。他点了点头:“毕竟是答应过的事嘛。”

“……没问题吗。”

“霞和刚他们都说馆主并不大难,我最近也有在特训基本没问题吧。”

Green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了一会,Red紧张地微微直起背脊。Green不经意地移开视线,Red抓抓头发,又扯起别的话来。Green多是耐心地听他讲,偶尔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但并不是让Red觉得紧张的眼神,只是出于人交流时的相互尊重而已。

——应该不会有发现吧? 


时钟指向下午四时的时候Green的手机响了,他去一边接通,随意应了一声后就挂断了。

“我先回去了。”Green收起手机对Red说道,后者看着他点了点头。

“打算留在镇上吗?”

“不,只是顺路回来,让姐姐把图鉴的资料回收一下而已。”

“这样啊……然后又出去修行?”

“算是吧。”

“明天启程吗?小心点。” 


Green离开后Red合上门,背靠着门叹了口气,彻底地松懈下来。

“应该没有被Green察觉到……不对我干吗要这么紧张啊真是……”

其他的人倒是无所谓,Red有自信把这件事隐瞒下去,毕竟到现在就连皮卡也没有察觉自己的状况到底有多差。但对于是否能瞒过Green他却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偏偏他却又觉得不管是谁知道后他都不会太介意,可Green如果知道他一定会为此感到困扰。

Green和他一样不是个容易安定的人,从他现在几乎满关东的到处跑就能看得出来。如果说非要想出一个自己必须要瞒着Green的理由的话,大概也就是不太想让对方有什么担心,反正Green也没有在乎这点小事的必要? 


“啊……我都忘记问了!”

Red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并没有问及Green的目的地与出行时间。他有些懊恼地拍了拍额头。

“算了反正Green肯定不会有问题我担心那家伙干吗……现在该想的应该是考试的事……”

距离馆主考核还有一个多月。

“希望情况能好转……”他看向自己有些僵硬的手腕。

——最起码,在Green回来以前要治好它。 


【Side G。】 

「怎么突然对医学方面的书有了兴趣?你该不会是想转行吧?」

「……Red的手脚出了些问题。我想大概是被冰冻的后遗症。」

「唉……Red君吗?可是平日里看他似乎没什么问题啊……」

「那家伙只是隐瞒的好罢了。」 


——在前往那里之前,有件事必须要确认一下。

Green抱着这样的想法回到了真新镇,回研究所将图鉴交给爷爷进行惯例的资料回收后他来到了Red的家门口。

按响门铃后屋内传来“请问哪位”的声响。随后门被打开,屋主Red一脸惊讶地看着他:“——咦Green你怎么会来?!”

“顺路而已。”Green答到,他没有忽略Red在诧异外的紧张情绪。

红色的眼睛转向别处没有和绿瞳对视: “哎你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啊不是两个月前才出发么还以为你会在外面呆上一年多什么的——”Red尴尬的神情和看似随意实则紧张的小动作都证实了Green的猜想。

“进来坐坐?”

“嗯。” 


Green进门后Red顺手关上了门,在鞋柜里找出客用的拖鞋后冲他摆了摆手,说道,“Green你坐会,我去收拾一下。”

“怎么了?”

“刚刚不小心把玻璃杯摔碎了……很快啦。”说完Red快速转身离开。

“……”

看起来刚刚的确是与往常别无二致的表情,Green皱起了眉,不过看样子这也不是第一次摔杯子的样子了。情况可能比娜娜美说的还要糟,大概他对娜娜美也都在尽力隐瞒。

……这家伙就不能不逞强吗。 


在随便答应不明人士的下战书后随意应约,随后失踪——说不好就差点冻死在冰力。再次出现的时候在并不平坦的山洞里骑着自行车,那时候他唤出秒娃花的动作就有些细微的不对劲。回到真新镇后仿佛安定下来了似的再也没有旅行冒险的念头……Red是个不能安定下来的人,这样安逸的呆在这个平和的小镇里怎么想都不太正常。

用托盘将水杯端过来也同样不正常。Green盯着Red的手腕,直到对方将水杯摆上茶几,坐到另一边的沙发上时他才若无其事地挪开视线。

尽管表面上平静,Green心里却莫名地火大。

“你提交了常磐道馆的馆主考核申请?”Green问道,语气没有起伏,然而握着茶杯柄的手却不自觉用力。

Red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他点了点头:“毕竟是答应过的事嘛。”

“……没问题吗。”

“霞和刚他们都说馆主并不大难,我最近也有在特训……基本没问题吧。”

随后像是要逃避似的,Red开始扯起别的话题。Green没再说什么,只是听着并且不时地做出回应。他一直注意着Red的动作,而情况也如同猜测中地一样糟糕。

这种情况,一个月后的馆主考核真的没有问题吗。 


四时的时候娜娜美打通了他的手机,告诉他资料已经记录完毕,而他所需要的东西也已经准备好了。于是Green道别后离开了Red的家。

Green并不打算等到明天就启程,而是准备晚餐后直接前往常磐市,进一步做好充足的准备后再飞往目的地。

——这篇大陆上环境最恶劣,也是最难抵达的区域,白银山。 


Red所不知道不过是无关紧要的部分。

比如在他向娜娜美求助前Green就已经知道了关于他冰冻后遗症的事,并开始翻阅相关的书籍查找资料。而娜娜美也因此得知Red的事,所以在Red告知委托的时候也没有过多的惊讶。

之后Green前往关东的各个城镇拜访当地的一些长者或者学者,打探治疗的方法,并在此期间一直和娜娜美保持着联络。

最后他在黄金市打探到了关于白银山温泉的一丝消息。考虑到风险问题Green决定先亲自前往:一方面是验证传言的真实性,另一方面则是给Red找出一条最安全的捷径。 


这次回到真新镇的确是顺路,但真正最主要的理由则是为了看看Red的实际情况。娜娜美之前联络说Red已经递交了馆主考核的申请材料,现在实战考核日期还有一个多月。但Green现在觉得对方的实际情况完全没办法撑到那么久,即便是勉强地通过考试也没法实际地担任馆主职责。

而常磐则是关东大陆上有着最强大力量的道馆——它的地位当如属于大地的磐石般不可撼动。

目前有实力的人选,大概只有三名。Red的实力足够,但身体状况却并不允许。Green稍作考虑后有了做两手准备的打算。尽管他不是安于一方的人,但帮Red一的话个忙倒是没什么所谓。

——当然,这些都是完全没有必要让Red知道的东西就是了。 


次日清晨,阳光遍撒大地,树林间漏下淡金色的光束。

神明给予这片大地和她的子民以最诚挚的祝福。

——是个好天气。

“……喷火龙。”

被放出的精灵舒展着被薄膜覆盖的翅,伏下了身体。Green乘上喷火龙的背部,望向远方。

“……目的地,常磐市西北方向,白银山。” 


—Fin。—


Bplotus/2013.01.02


评论
热度(52)
  1. 止息cometrueSatellite 转载了此文字

© Satellite | Powered by LOFTER